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動態信息» 科技興農

【中國科學報】鄉間悄然興起“綠色革命”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18-06-13 作者:秦志偉 點擊量:

       無論是科技工作者還是普通大眾,他們的關注點從吃得飽轉向吃得好、吃得安全,這種變化正是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根本轉變的真實體現。重視農業環境,真的到時候了。
       作為農業科研人員或者農業從業者,甚至普通消費者,單一強調農業增產和強調生產發展與生態環境并重之間,該如何選擇?6月9日至10日,《中國科學報》記者從第十二屆農業環境科學峰會暨全國農業環境科研與產業協作網會議上了解到,后者正成為趨勢。他們的關注點從吃得飽轉向吃得好、吃得安全,這種變化正是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根本轉變的真實體現。重視農業環境,真的到時候了。
       2017年,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創新體制機制推進農業綠色發展的意見》,成為我國農業發展從追求產量轉向生產發展和生態環境并重的重要標志。這些年,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資源環境與糧食安全中心主任張福鎖教授也深刻感  受到農業綠色發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新時代,我國農業正朝著優質化、綠色化、功能化、國際化和現代化方向轉變。”中國農業科學院副院長、中國農學會農業氣象分會理事長梅旭榮告訴記者,農業科技需求也發生了變化,以適應農業高質量發展。
       無疑,一場“綠色革命”正在農業農村上演。
       農業發展觀的一場革命
       放在幾十年前,化肥、農藥、地膜等農業投入品并沒有得到社會大眾的高度關注,但現在卻出現了“談肥色變”“談藥色變”的現象。不可否認,這些農業投入品對糧食增產作用巨大,只是現在人們的關注點發生了變化。
       當前,我國農產品總量問題已得到較好解決,滿足了吃飽飯的問題。但結構性矛盾仍然突出,表現為一般農產品不缺、優質綠色農產品供給不足,綠色發展需求迫切。
       推進農業綠色發展被看成是農業發展觀的一場革命。在梅旭榮看來,農業綠色發展是“三農”發展觀的一次飛躍,不僅僅是技術層面的問題。
       從本質上看,我國農業發展還是依靠拼資源拼消耗實現數量增長。比如,耕地資源超強開發,東北地區黑土地不斷退化,南方紅黃壤酸化加速,設施農業土壤板結加重;農業用水總量雖然沒有增加,但用水方式還很粗放、大水漫灌比較普遍;畜牧業、漁業方面則存在過度養殖、過度捕撈、過度放牧等現象。
       與其他領域相比,農業綠色發展的需求更加迫切,面臨的機遇也更加突出。
       據介紹,一方面,我國糧食在數量上已經超過糧食安全保障的基本要求,追求從常規生產到綠色生產的空間更從容。另一方面,不管是主動跟著市場走,還是被市場逼著走,現在農民生產生態產品的主動性越來越強。
       基于此,《意見》首次全面提出農業綠色發展的總體目標,即耕地數量不減少、耕地質量不降低、地下水不超采,化肥、農藥使用量零增長,秸稈、農膜等農業廢棄物全利用。
       各地農業的綠色探索持續升溫。近年來,重慶更加注重農業綠色發展和污染防治,在畜禽養殖、化肥農藥使用、水產養殖、產地環境監測、農村人居環境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以化肥農藥零增長為例,重慶市農委生態與農村能源處陳力平博士介紹,重慶主要開展測土配方施肥、土壤提升、有機肥替代化肥行動,病蟲害綠色防控等。2017年,重慶化肥實用量95.5萬噸,比上一年減少0.7%,利用率提高到36.5%,同比提高了2個百分點。農藥實用量1.74萬噸,比上年減少0.8%,利用率提高到38.4%,同比提高了1.2個百分點。
       重慶的探索是全國的縮影。當前,我國農業資源環境突出問題得到初步遏制,綠色優質農產品供給明顯增多。我國農藥化肥使用量提前3年實現零增長,畜禽糞污、農作物秸稈綜合利用和農膜回收率均達到60%以上,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達到0.545,草原綜合植被蓋度達到55.3%。
       記者采訪時了解到,目前我國大水大肥大藥的粗放經營方式正在得到改變,農業資源利用過高的強度正在下降,農業面源污染加重的趨勢正在減緩。
       技術到位率是關鍵指標
       事實上,農業綠色發展并非一日之功,受長期以來對數量的片面追求和客觀經濟環境的影響,綠色發展的要求在實施層面還面臨一些難題。
       徐志宇是農業農村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的處長。他明顯感覺到,相比于育種、生物科技、植保等,農業環境科技創新更加“沉悶”。
       “世界上有些經驗可以借鑒,但有些還需要自主創新。”徐志宇以地膜為例表示,從科學研究上來說,地膜污染后,對土壤結構、作物、環境到底有什么影響,目前可查到的中英文文獻非常少。他也感嘆,地膜對于農業本來是一場白色革命,現在卻成了白色污染。
       技術到位率是張福鎖關注的一個重要指標。他的團隊研究發現,目前真正的農業生產技術到位率只有18%。
       為了證明技術到位率的重要性,張福鎖團隊挑選出了與小麥、玉米有關的10項技術在河北曲周某村進行試驗。5年的試驗結果顯示,他們只把10項技術到位率提高到53%,而不是100%,效果就已經非常顯著。
       “不僅產量增長,而且水肥等投入量明顯下降,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明顯。”張福鎖表示,完全可以動員政府和農民,充分利用市場,把這件事做好。
       農業綠色發展看似是資源環境問題,其實也是經濟問題。
       “要轉變觀念,聚焦農業環境的突出問題。要加強整合研究,解決技術短板問題。”梅旭榮說,一是關于綠色發展的空間布局和優化,要研究種植制度生態化的問題;二是控制農業面源污染,要推進農業清潔流域建設;三是調整解決農業環境問題的切入點,要從品質上作為解決農業環境的切入點,推進農業高質量發展;四是要加強西南山地立體生態農業等區域研究。
       同時,梅旭榮認為要加快形成農業環境科技產業體系。他表示,把技術轉化為現實的生產力離不開技術創新主體企業,真正把“學研產”變成“產學研”,要充分發揮循環農業產業聯盟的作用,加快農業環境科技產業的發展。
       此外,要加強農業環境治理政策支持研究。梅旭榮表示,一是研究農業的生態功能和生態價值;二是建立健全農業的環境基準,同一個作物在不同的地區,由于氣侯和土壤等自然條件不一樣,它的環境基準也不同,首先要在糧食作物,蔬菜、果樹、養豬等方面先進行探索和研究。
       環境替代資源構想形成
       無論是推進農業綠色發展還是提高技術的到位率,最終目標是實現農業的可持續發展。中國農業科學院都市農業研究所副所長楊其長研究員認為,其關鍵在于能否保證水、土和礦質養分的可持續供給和生存環境的可支撐能力。
       在張福鎖看來,現代農業不再只強調水分或養分等單一因子,只注重一方面也不符合產業的發展需要,“必須從單一因子研究走向系統研究、綜合研究”。
       在會上,楊其長再次提到了“環境替代資源戰略”構想。據他介紹,該構想的理論核心是通過優化農業環境要素(光、溫、CO2等)以及設施工程手段,大幅提高農業不可再生資源(耕地等)的利用效率,即實現環境替代資源,解決農業資源嚴重緊缺的重大難題。最近30年來,通過設施條件下的環境優化調控,使蔬菜等食物產量得到數倍增長,植物的立體高效栽培以及未來的垂直農場等都是環境替代資源的具體實踐。
       “實施‘環境替代資源戰略’可大幅度提高農業的產出,緩解資源短缺現狀,將是未來農業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有效途徑之一。”楊其長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
       在 “十二五”科技創新成就展期間,習近平總書記非常關注環境替代資源的重要表現形式——智能LED植物工廠成果的應用情況,對植物工廠在大幅提高資源效率和食物產能以及為島礁等特殊場所提供蔬菜保障方面的貢獻給予高度贊賞。
       在梅旭榮看來,以植物工廠為代表的設施農業可提高耕地利用率,擴容國土資源空間,“它可以在傳統耕作手段無法使用的沙漠、戈壁、海洋、城市大廈甚至太空和星月探索等地使用”。據悉,目前自然資源環境較差的以色利、日本和荷蘭等國家在這方面取得了諸多令人矚目的成就。
       但不可否認,植物工廠由于存在能耗大、運行成本高、高品質農產品差異化市場缺乏等發展瓶頸,還須從技術上進一步攻關。可喜的是,楊其長團隊已在節能降耗、蔬菜品質提升等方面取得重大進展。
       縱觀發達國家農業發展歷程,都是從最初從追求產量為目標轉向生產發展與生態保護并重的。如今,我國農業生產也正在向這一方向邁進。隨著農業經營方式和資源利用方式的轉變,未來農業的綠色底色將更亮。最終,“農業將會成為有奔頭的產業、農民成為有吸引力的職業、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梅旭榮說。

 

 

 


打印』『關閉

幸运斗地主